600.cc全讯网军网女记者随舰手记:出海晕船毕竟有多“爽”!
来源:未知    点击: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19 14:39
军网女记者随舰手记:出海晕船毕竟有多“爽”!

原题目:军网女记者随舰手记:出海晕船究竟有多“爽”!

图片源自网络

“海上结合-2017”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将于7月下旬在波罗的海举办,6月18日,记者随参演编队出海。海军官兵的远海生活是什么样?舰上又有哪些令人难忘的人和事?若干天的远航生活将带给记者怎样深刻的感悟?接下来,我们将为你不按期更新,敬请等待。

莫道青山多阻碍,今日,且看第一更--


记者随舰手记:


出海不晕船,不足以谈人生


(一)

人说:“常在海上走,哪有不晕船。”

出海前,听有过远航经验的记者讲:

“360°无逝世角的晕,一天的运动范畴仅限于床,穿衣、吃饭,甚至呕吐都得以躺着的方法进行。”

“没想到晕得这么猛,这么快,直接趴在床上起不来,直到第一次认清了胆汁的色彩。”

啊……这么重大!我做好了充足的心理筹备,甚至不惜花大价格买了许多晕船药。

可认真正上舰了,却发明,咦?我怎么没有感觉?

“是风浪太小吗?”我心里暗自忖度。这几天,跑上跑下,去驾驶室、到机舱,懂得各个战位,体能训练,加入各种活动……样样都败落下。我甚至都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好奇。

不外好景不长,从昨晚到当初,我第一次觉得了船在摇晃。我站在驾驶室,从舷窗向外望去显明看到船头在高低平稳,躺在床上就好似进了摇篮,随船一起“摇曳”。

不晓得什么时候,浪涌还会忽然作用在舰的底部,霎时往上一顶,让人措手不迭。不出意外,局部职员已经有了晕船反响,时常呕吐,茶饭不思,只得静卧。

这几天,见着我的人都会关心地问:“小杨,你晕船了吗?”

“不晕,只是感觉船在摇。”

话音未落,一下没站稳,身材便跟着船体向另一边晃去。

(二)

体能练习,平时腿如灌铅的我本日却是“身姿轻巧”“健步如飞”,没跑几步便认为“由由然”。相反,漫步时,却好似喝醉了酒个别左摇右晃,不停地在走“S步”,一会儿腿重得抬不起来,一会儿又觉得像踩在了棉花上,在失重与超重之间往返重复。尤其坐久了起身时竟常常站不稳,直往一边倒去,踉蹒跚跄,一天下来,自己都是啼笑皆非。

然而这只是航行期间的一点小浪,难以设想,当遇到大风浪时是什么感觉?我在感觉头晕时还能回屋休息一下,而坚守在各个战位上的官兵们又会怎么办?

带着这些怀疑,我在驾驶室看到了袁汝佳。

“大风浪来时,你们岂非都没事吗?”

“怎么能不晕呢,出去吐,吐完持续回来值班。还有更拼的,把塑料袋套在头上,边吐边值。固然大家都很难熬难过,但不一个人撤退。”

女兵袁汝佳(左一)与邓传春(左二) 殷振洲 摄

女兵袁汝佳,性格爽快,女兵中的大姐、男兵里的“大哥”,身兼数职,是舰上的补给兵、防化兵与车钟手,深受大家爱好。与她聊天,能让人放下累赘,这就是我们的战友,阳光、热忱,总能给你很多暖和。

(三)


远海航行,晕船到底是种怎么的休会?

舰艇在海上航行时受浪涌影响,起伏、摇晃,导致人体某些器官产生反映,分泌出适量的唾液、胃液,使人发生恶心的感到。

“当你感到头昏、呼吸好受、直冒冷汗时,那就是要晕船了。”

“晕船可是不好受,头疼、无法入睡,站着、坐着、躺着甚至闻着味都想吐,一点货色也不能吃,然而不吃还无奈保持膂力。”

“尤其是当舰横向、纵向同时摇摆,甚至是抖动时,那睡觉的感觉老‘爽’了,一上一下,左摇右摆,让你时刻坚持苏醒。”

“等到风浪大时,你可能就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能与我们聊天,而是蹲在地上,抱着呕吐袋动不了了。”

女兵程佳君(右一) 殷振洲 摄

与女兵朱觅、程佳君、吴英倩等人交谈,我才更加深入地感触到晕船的味道。然而,与我不同的是,她们在感到难受或是吐到没有力量的时候,仍然要坚守战位。

谁说女子不如男?巾帼从不让须眉!在咱们的骆马湖舰上,就有这样一群女孩,或活跃、或可恶、或爽直、或朴素,在军营里焚烧炽热的青春,奉献本人的力气。

(四)


晕船,莫非只是新上舰人员的“专利”吗?

谜底是否认的。

“霞姐,上舰近两年,风浪大时你也会晕么?”

“会的,有些有十多少年航海教训的人,碰到大风浪时也得晕!”

看着面前的副观通长林丽霞,我的脑海中显现出她在驾驶室值更时遇到风浪眩晕却刚强的身影。年纪只比我稍长的她,面容秀气,空闲时也会敷面膜、追剧,会探讨哪一件衣服更难看,毫无疑难是一位酷爱生涯的美丽姑娘。

但在骆马湖舰上,她在治理女兵的同时还担负值更官,另兼任出报等工作,义务沉重,让我敬仰不已。经常当我进入梦乡之时她尚未回来,一觉悟来只见其促的背影。

一样的青春不一样的梦,成为了军人,就要承当跟处所青年完整不同的义务;抉择了大海,就要战风斗浪,走出与其余女孩不一样的人生。

在舰上,有一句顺口溜形容晕船之感:一言不发,二目无神,三餐不进,四肢无力,五脏六腑,心神不宁,久久(九九)不停,非常难受。

记者在骆马湖舰上 殷振洲 摄

近几日的摇晃只是“小菜”,“好戏”还在后头。出海不晕船,不足以谈人生。晕船的滋味诚然很难受,但我想,只有亲自经历了,才更能理解海军官兵的艰苦。

这样的阅历,我乐意领有!

作者:杨 晶

编纂:韩新新

编审:曲延涛

起源:解放军报客户端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